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Rita'S

simple lif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切恍如昨日  

2012-03-10 22:16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一年前的今日清早,天开始亮,周边仍然寂静得有点凄美,很多人还在暖暖的被窝里熟睡,除了奶奶的呼噜声,我希望一切都如同昨日清晨般宁静。

       仔细看着熟睡的老人像孩子般乖巧地躺在身边,心里稍微安慰了点。这些日子她老人家实在是辛苦,透支得差不多了,这一夜,她安然入睡,呼噜也打得响亮。在黑夜里凭借着窗外微弱的光线,能看出老人沧桑的脸上爬满了这些日子累计的担心和忧虑,让人心里幽幽疼痛。

       这一夜里,我不断地在祈祷一个明明知道不会实现的事实能出现奇迹,希望奇迹能眷顾一下我的家,能体谅一下我们统统所有人的担心以及祈求,不要那么快夺走这个我们大家都依恋的生命。然而这一切是铁一般的事实,也是铁一般的残酷。

       初春的清晨还是十分寒冷,从窗缝里吹进来的风依旧有寒冬的气息,还伴有丝丝的湿润。我讨厌这种不知所谓的天气,恶劣得像一个坏人,无时无刻抽打着平复的心情。然而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并不影响生命对希望的挽留,在这个万物复苏的季节,有个苍老但一直顽强的生命正在试图跟死神争取多一点时间,可惜这个生命再如何顽强,在死神面前还显得弱不禁风,一点自尊都没有,这个病确确实实让老人失去了往日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 一群清脆的鸟声划破了寂静的朦胧,盘旋在旧楼那边的天空,似乎在可惜着一个生命的陨落。此时,楼下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开门的钥匙声,手机铃声,低沉的说话声……突然,我心里的不安笼罩着整个身体,不详的预感令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,从来没有的悲伤一下子涌到疲惫的眼睛里。这时,旁边的电话响起,妈妈在电话那头说:“走了,先不要告诉奶奶。”我茫然地站在原地,回忆如同猛兽般把我的灵魂吞噬,先前做好的心理准备在此刻全然消失,眼前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我亲爱的爷爷在前一分钟离我们而去了,我的亲人带着他对我们的依依不舍紧紧地闭上眼睛静静离开了,享年79岁差一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自得知病情之后,您表现得如此乐观,如此坚强,我们统统都看在眼里。时间,对您来说残酷却宝贵。

       每次拖着您温暖的大手走在医院各各检查室排队做检查的时候,您孩子气的脸上总是很歉意对我说:“闺女,辛苦你了,害得你整天跑来跑去,都没有时间休息,多累啊。”当时我沉默了。每当看着大量的液体往你身上灌,每当看着你饿了却不能吃下任何东西,每当看着你将刚吞咽下去的一点点东西痛苦地吐出来,每当看着你疼痛得不能入眠……我的苦算什么?我知道您度日如年,我知道您默默算着自己剩下的日子,这些我们统统都知道,但我不能在您面前流一丁点儿泪。我要和你一样坚强。

       当我是小孩时,喜欢骑在您的肩膀上从家里的小路一直往店里走去,出门的时候,您会把我打扮得整整齐齐,那时短发的我被您用头腊梳成三七分界,酷似一个小男孩。然而我却是您唯一的孙女。在宽大的肩膀上我的小手牵上您的大手时,给我的是满满的安全感。现在,那个假小子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了,换她来照顾您了。在那些日子里,当我拉着您厚实的大手时,您会否也拥有安全感呢?您是否觉得我已经长大了呢?

       第二个电话响起,爸爸在那头冷静地说:“刚走了,你把奶奶和弟弟叫醒然后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 我永远都记得奶奶当时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 我把灯打开的瞬间,奶奶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我对她说:“爷爷刚离开了。 

       “哦,哦,是吗?哦,哦……”奶奶理了她稍微凌乱的头发,眼神在寻找可以让她依托的东西,她已经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   再次看她的时候,她已经穿好衣服站在房门口,眼睛红红的,她刻意避开我的视线,当时,我的心好酸好酸,她哭了。   

       踏入熟悉的台阶,我见到爷爷安详地躺在席子上,厚厚的外套已经褪去,刺眼的骨头透过簿簿的衣服裸露在我们眼前,腿细得只剩下骨头,深邃的眼睛紧紧闭上,嘴巴张着,脸颊深深地凹进去。如今皮包骨的他如何也无法想象他得病前可是个胖子。这个病,活活得把他饿死了。看着爷爷冰冷的面孔,第一次发觉死亡原来可以离自己那么近。

       喊了一声爷爷后,我的眼泪彻底崩溃,奶奶也失声痛哭,家里的所有人都哭成一团,凄惨的声音划破了这个清晨该有的宁静,屋子里瞬间被哭声包围。失去了相伴几十年的枕边人,奶奶的打击相当大,虽然曾经抱怨丈夫的不解温柔,讨厌丈夫的大发雷霆,可他在离开前却让爱人睡上最甜美的一觉。这已经把生前统统受的气一下子抹掉失去,留下的只有思念。失去了养育他们的父亲,大伯叔叔爸爸哥哥几个大男人也偷偷擦着眼睛,他们经历的生死比我多,但仍然控制不住内心的深处那份只为爱而流的热泪。从来都比较腼腆的大伯娘也抑制不了在众人面前放肆地哭起来,婶婶,姑姑和妈妈搀扶着奶奶坐着,早已经变成泪人。几个孙子已经到了,看着爷爷冰冷的躯体,再也无法移动着脚步。面前这具尸体,在15分钟前还如此鲜活,现在,可以感受到丝丝的冰冷,苍白的身躯刺痛了我的眼,生前,他是如此注重自己的身体,虽然还是改不了抽烟喝酒的习惯。凌乱的头发再一次让我后悔前几天没有帮爷爷理好,他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。这一刻,才真正意识到他真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您还要喝胡萝卜汁吗?”我笑着跟爷爷说。

       “好,现在有点渴了,顺便帮我弄点玉米汤好吗?”爷爷坐在大厅里一边翻着医书一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检查回来,您便很积极地翻查医书查找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,到底要如何医治。当时,我们不敢告诉您这个是一个不治之症。后来,您知道了,然后拍着胸口对我们说,没什么了不起的。我知道您是一个不想输的人,直到最后一刻,您也没有打算放弃的念头,您很棒,您已经很厉害了。因为没人能赢过这一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年后的今日,推开紧闭的房门,一股闷气迎面扑来,潮湿的天气已经令桌子和椅子长出霉菌,恶心地紧靠在一起。使用过的眼镜还安静地放在桌子上,几本记录了日常开销的小笔记本压在眼镜下方,杯子里的水还在,玻璃架子的下面还放着那几本陈旧的医书……一切一切彷如一年前的今天,唯独这里已经没有您。

        您远在那个没有病痛的国度生活得好吗?我们大家都过得很幸福,奶奶终于从失去您的阴霾下走了出来,脸上多了很多笑容,只是记性跟以前差别很大了,但我很努力让她去记东西,努力让她自己动手去操作。您刚离开的那段日子,奶奶每天都去你们住过的小屋静静坐上半个小时,给您添香,这个老婆时时刻刻怀念您,您要保佑她身体健康,平平安安。大伯一家过得很好,健健康康的。琳琳成大了不少,这一年来,她的嘴哄得我们大家都开心。哥哥和嫂子的感情也不错,哥哥当了所长后忙碌的日子虽然不减,但他还是很顾家的。大伯每天还是忙着跑寺庙,每天为到庙里的人煮斋,过得很充实也很开心,您不用担心。爸爸和妈妈很少吵架了,上一年爸爸的身体不怎么好,害我担心了几个月,现在看他们夫妻俩到处旅游,我的心也安了。弟弟也准备结婚了,两夫妻挺甜蜜的,日子过得不错。叔叔和婶婶家的生意应该没以前忙碌了,毕竟弟弟已经成家了,该是他来承担了。还有呢,他们的小孩快出生了,您记得保佑她们母子平安。至于我呢,一切安好,不用记挂。一年的时间里,大家都长大了,没有您的日子里,我们多了一份牵挂,要是您若在,见证这一切会不会更加高兴?

       一切彷如昨天,对您的思念也彷如昨日般浓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悼念您的孙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2年3月10日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